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九乐棋牌 > 火线立功 >

老山战役67军一等功臣有哪些人

归档日期:08-0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火线立功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1984年4月28日凌晨,随着两颗信号弹腾空而起,我边防部队集结的数千门各式火炮同时开火,数十万发炮弹带着中国人的愤怒猛烈地倾泻在老山、者阴山的越军阵地上。炮火打得气壮山河,越军阵地完全被笼罩在一片火海之中,越军士兵在睡梦中就被炸得尸骨无存。老山战役爆发 。

  1984年4月28日,昆明军区(后并入成都军区)第14军40师、41师,11军31师分别对老山,者阴山一线] ,下午,两个主力营向船头,八河里东山方向推进,占领敌10余个高地。到5月15日,又收复了八里河东山[3] 。

  1984年6月12日,越军偷袭我老山近那[5] 拉方向的阵地,守卫该阵地的二连几乎全部阵亡,侦察兵阵亡。天亮后我一个排45人阵亡 。后来一个火箭炮齐射,我步兵才重新夺回阵地。其后越军出动500~600人冲击,结果被我炮兵牢牢地封锁住,死伤惨重。

  鉴于老山的重要性,失利后的越军决定再次发动攻击。由于有了4.28及6.12之战,我军各方面均加强了警惕,在情报的搜集上更是不遗余力。情报指出,越军有可能对我松毛岭阵地发动进攻,但准确的时间无法确定。

  我各方均作好准备,尤其是炮兵。12个炮连,加上4个坦克连。火力分配,分兵把口,在敌人可能接近的地方计划了拦阻火力,分地段,一个连负责一段。两个连顺公路乱打,逐段拦阻。三个火箭炮连,在149高地一个,在李海欣高地(142高地)一个,在结合部一个。诸元全数准备好,榴弹炮装上弹丸。火力计划代号“野猪”,一说进“野猪状态”,就装上了。

  根据各方的情报,我判断越军应该于1984年7月12日凌晨将会有所行动。越军兵力为313师两个团,316师一个团,312师一个团,345师一个团,一个特工团,共计六个团的兵力。

  情报证实,于是我军加紧准备,囤积弹药。我14军40师119炮群配属119团的40师炮团(欠第4营、85加农炮营7连),赵扣斌团长部配备2.5个基数的弹药。前沿阵地为14军40师119团的士兵[1] [6] 。

  03:00时,指挥部给出三个点,命令119炮群进行扰乱性射击,打一个齐射。而赵团长认为,一次齐射太少。通过电台联络前沿阵地,但前沿的答复是没有情况。于是赵团长对着沙盘问119团张又侠团长:假设越军凌晨5点出击,按步兵常规,部队现时应该在哪里?张团长指出,只能在清水河以北300米那片地方,只能在阵地前500米以内,不会以外。但指挥部给的点是1000米以外。于是赵团长报告了炮兵指挥部并说明理由,得到指挥部的同意后,赵团长决定了三个点, 6个炮连一齐开火。隔了十分钟后,又打了第二次。前沿再次报告:“没有反应!” 于是发射照明弹,但前沿答复依旧。于是,大家都认为是情报有误,虚惊一场,除了一线警卫部队外,所有部队都放松了警惕并沉沉睡去。

  然而,实际的情况是很恐怖的。实际的情况是:越军已经潜伏到我军阵地前的500米以内地段内。赵团长组织的两轮射击,准确地打在敌隐蔽的战斗队形中,两个营长当场被击毙,兵员死伤惨重。但失去指挥的部队没有暴露,轻重伤员无一呻吟。顷刻,照明弹起,严密伪装的越军蛰伏如前, 重伤员至死不动,无线电也静默,纪律与素质令人瞠目[2] 。

  凌晨5点(情报很准确!),越军偷偷地摸了上来,一瞬间,全线开火。我军立即还击,在黎明的黑暗之中,弹道发出的光亮密如雨丝。由于放松警戒,我守卫部队伤亡惨重,不久向其他部分请求支援。但越军已经摸了上来,敌我交错,炮火已无法使用。经指挥部商议,封锁阵地前沿,命119炮群打后续梯队。

  130火箭炮一口气打了十三个齐射,85加农炮,100迫击炮,152加榴炮,130加农炮,甚至师属坦克营的坦克也一字排开,弹着点就在阵地前200米处分六个点从左到右从右到左来回打, 形成一道火墙,用炮弹封锁得死死的,炮管真的打红了。空爆弹、榴弹、燃烧弹,弹群所到之处,一炸就是一大片,大批的越军瞬间“消失”得无影无踪,连炸起的硝烟都是红色的。整整一个上午,越军都没能靠近我阵地, 那一天119炮群干进去了一万多发,到中午12点,2.5个基数的弹药全部打完,在指挥所里的119团团长张又侠一听炮弹没了,当场就背过气儿去,他的一个步兵团,没有炮火的支援,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越军6个团(实际上,当时进攻119团阵地的敌人是两个加强团,不是6个团,6个团是指此次战役中越军总共投入的兵力)的攻击。晨,后勤即从红河州调出的470台卡车去拉炮弹。

  由于没有了炮火的支援,尽管士兵们拼死守卫,但越军一个营还是占领了142高地。

  13:00,炮弹运到,119炮群重新发出怒吼,集中全部火力猛轰142高地,顿时,142高地上硝烟弥漫,一片火海,步兵一个排45人随着炮兵火力的延伸往上冲,一下子就收复了142高地,越军一个营600多人,只剩下6人活着,142阵地上尸横遍野,到处是残肢断臂,惨不忍睹。

  142阵地的失利并没有使越军退缩,相反更凶猛地冲上来。越军士兵的表现也真的是无线个团一批一批往上冲,少有地发动了营团级的集团式冲锋,我方士兵的机枪、炮弹像割草一样把越军一批一批地击倒,鲜血把山坡都染红了。

  7.12一战,越军在松毛岭上留下了3700多条生命,尸体把山坡都盖满了。元帅看过战场录像后不禁惊叹:“自淮海战役以来还没有见过这么多敌人尸体。” 我军在此次战斗中也有一定的损失,但由于保密的原因,没有公布伤亡数字,但可以肯定是,作为守方,还有重火力的支援,伤亡损失肯定是相对较少的。由于尸体太多,加上南亚丛林气候炎热潮湿,因此尸体很快就开始腐烂,而且出于人道,我方决定通知越军收尸。

  7月14号,我们打宣传弹,让越军来收尸,规定他们要打红十字旗,50人以下不准带武器,但越军来了六、七十人,不但不打旗,还架着高射机枪。你败了还违反规定,还来逞能,我也没客气,于是炮兵一个急促射,打得一个也没回去,于是越军再也不来收尸了,正好赶上雨季大热天,尸体腐烂得很快,防化团上去消毒,大瓶香水到处洒,用火焰喷射器烧,前沿阵地臭气熏天,士兵们被熏得连连作呕[7] ,连饭也吃不下,此乃后事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broadatbat.com/huoxianligong/270.html